顺时百度负面信息处理公司

共享单车引发的蝴蝶效应:占道、交通事故、诈骗

浏览:/ 2017-08-04 09:02

 

在“最后一公里”始终是中国城市交通死结的前提下,单纯地考虑如何把共享单车“管”住,或许仍只是权宜之计。但无论如何,这头“闯入瓷器店的公牛”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

“我们要被气死了。”北京一位区政府交通管理负责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接受采访时,他刚完成在所辖区域内重点地铁站的几天蹲点,每天数以千计的单车,堵塞了人行道、自行车道,甚至还占领了汽车道、快车道的隔离绿化带。

资料图:共享单车挤满北京一处公交站台,对公交车的运行产生一定影响。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北京市通州区自行车事务管理中心主任郭峰的任务也不轻松。仅2017年头4个月,这个未来的北京副中心便涌进了4万辆共享单车,“单位门口、小区门口、交通站点,一堆一堆的”。郭峰很快就能分辨出车的来源:市民骑过来的,一般停得乱七八糟;要是一堆只有一种颜色,就是企业投放的。

有些基层政府忙不过来,将规范共享单车停放的任务交给了街道办事处,允许街道办事处购买第三方服务专门摆放单车,但这又涉及经费问题;还有一些基层政府,将城管、街道和共享单车企业的运维人员拉进一个微信群,看到单车成灾,管理人员便拍张照片发到群里,吆喝一声“是谁家的快去处理了”,单车公司码放好再拍一张“效果图”算是交差。但是,这样的效果也只能保持几小时而已。

单车甚至侵占了“汽车”领地。北京京联顺达阜成门地铁站停车管理员袁东坤说,她前两任的停车管理员都辞职不干了,“这儿有地铁站、万通商场、华联商厦,还有一个公交总站,人都往这儿骑,把汽车车位都占了,收不上来钱。”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但这只是显性问题。

据深圳市交管部门公布的数据,7月1日至9日,深圳交警共查处涉自行车交通违法3261宗,属共享单车的1717宗,占涉自行车交通违法总量的52.65%;主要违法行为是驾驶非机动车在机动车道内行驶或占用其他车辆专用车道,占涉共享单车交通违法行为的79.45%。

单车的安全性能也堪忧。据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北京居民使用共享单车的调查》, 72.2%被访者遇到过“刹车失灵、车胎没气、掉链子、车把或坐垫损坏”等车辆破损情况。7月19日,国内首起12岁以下儿童骑行共享单车发生交通事故死亡案例进入司法程序。死者父母将ofo连同肇事方诉至法院,索赔878万元,并要求ofo立即将所有机械密码锁具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

共享单车还成了网络诈骗的新宠。据北京市公安局联合360推出的《2017年上半年网络诈骗数据研究报告》,已有不法分子假冒共享单车客服,实施退款诈骗。2017年3月,福建省破获了首例共享单车二维码诈骗案。两名犯罪嫌疑人仅在一个多月时间里,靠在共享单车上粘贴伪造的二维码,从70名受害人那里骗了3200多元。

谁也没想到,这个酷萌、时尚又绚丽的小精灵,在短短几个月里,变成了一个给中国城市管理重重一击的庞然大物。这场从移动互联网上诞生的创新,正日渐成为一场资本、创新、城市公共管理能力与个人社会公德之间的较量。

瓷器店来了头公牛

上一次令政府感到困扰的同类事件,还是2014年由Uber、滴滴等出行平台导致的网约车纷争。然而那一次喧嚣只停留在移动互联端,并没有对城市管理产生直接影响。

“严格来说,共享单车不是简单的互联网公司。”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它大量的交互场景是在线下产生的。”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也表示,共享单车与网约车最大的不同,是共享单车有大量资产和非线上运营工作。摩拜也多次公开宣称:摩拜是一家“重资产”的企业。

但从移动互联网起家的共享单车,不可避免又具备了互联网企业的扩张模式。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下称“交科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年底时,全国共享单车数量为300万辆;仅仅4个月后,就翻了一倍多,达到1000万辆。百度指数也呈现出明显的指数级增长:2016年10月,“共享单车”的搜索指数还是0,但从2017年3月起,搜索指数便从3000多迅速拉升,在3月中旬达到第一个高峰32135后,又在6月达到了第二个高峰33145。

“不考虑政府管理规范的条条框框,借助资本的力量迅速扩大规模和影响力,”世界资源研究所(WRI)中国交通项目主任刘岱宗说,“这已成为当代互联网企业发展的主要模式。”

上一篇:企业舆情: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将重点突破

下一篇:强化舆情监控 营造良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