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时百度负面信息处理公司

军工央企频出高官:一家企业连续出了三位中央委员

浏览:/ 2017-05-31 09:40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曹煦︱北京报道

  “中国航天”,北京西三环航天桥东南角的这4个大字,在车水马龙中分外醒目。这里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部所在地,这家央企连续走出的三位“掌门人”张庆伟、马兴瑞、许达哲,都位列中央委员,目前分别担任河北、广东、湖南三省的省长或代省长。

  如今,拥有航空航天系统履历的部级官员已不鲜见。例如,新任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郝鹏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飞行器制造工程专业,曾在中航工业兰州飞控仪器总厂工作17年之久;甘肃省副省长黄强也曾在中航工业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工作多年;刚从工信部副部长调任天津市委副书记的怀进鹏,曾长期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担任领导。

  而“航天系”只是军工系统官员“走俏”的一个缩影。这背后的逻辑,也许是技术型官员越来越被认可的趋势。

  闪亮的“航天系”:

  一家企业连续出三位中央委员

  公开资料显示,经过多年的改革调整,中国建立了庞大的国防工业体系,目前形成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航天科工集团、航空工业集团、兵器工业集团、兵器装备集团、船舶工业集团、船舶重工集团、核工业集团、核工业建设集团、电子科技集团等十大军工巨头格局。

  国防工业是国家整体工业体系的尖兵,航天更是尖兵中的尖兵。这其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承担着中国全部的运载火箭、应用卫星、载人飞船、空间站等宇航产品研制、生产和发射试验任务。让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声名鹊起的,不仅仅有该公司旗下的“神舟”“长征”“北斗卫星导航”等品牌,还有这里走出的连续三位中央委员张庆伟、马兴瑞、许达哲。

  西北工业大学飞机设计专业出身的张庆伟被媒体称为史上第一位“60后”中央委员。早在2002年党的十六大,年仅41岁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总经理张庆伟就当选为中央委员。此后其历任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主任,绕月探测工程领导小组组长,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2011年8月,张庆伟来到河北,担任省委副书记、省长。

  生于1959年的马兴瑞,是典型的技术型官员。他从哈工大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37岁即出任副校长,1996年离开大学进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正式开始航天生涯,2007年担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总经理。2013年3 月,马兴瑞调任工信部副部长兼国家航天局局长,8个月后,马兴瑞调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15年3月26日,马兴瑞被任命为深圳市委书记,这也是深圳建市以来首次由中央委员出任“一把手”,2016年12月又被任命为广东省代省长。4年时间,马兴瑞从央企到工信部,再跨界至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又到深圳市委书记,再升至广东省代省长,跨界范围之大、进步频率之快,都属罕见。

  湖南省省长许达哲与马兴瑞的履历相似,1956年出生的许达哲毕业于哈工大机械制造专业,曾在航天工业部、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等单位任职。2013年4月,他从马兴瑞手中接过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帅印”,仅仅8个月后,又接替马兴瑞担任工信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兼国家国防科工局局长。2016年8月,许达哲回到他的故乡湖南,目前是湖南省省长。

  带有“航天科技”标签的官员,还包括现任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袁家军。2012年3月,从航天工业部501部开始职业生涯、一路升至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副总经理的袁家军被调往内地省份宁夏,任自治区党委常委、政府常务副主席、宁东能源化工基地管委会主任。2014年7月,袁家军又被调往沿海经济大省浙江。袁家军拥有一系列显赫的专业头衔:中国载人航天工程飞船系统总指挥、中国探月工程副总指挥等,在调任地方之后,仍然兼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

  目前从航天系统出身,“进阶”最高的当数国务委员王勇,其曾任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政治部副主任、人事劳动教育局负责人、中国航天机电集团副总经理。2000年王勇进入中组部,历任企业干部办公室主任、干部五局局长,2003年晋升国资委副主任,其后王勇历任国务院副秘书长、质检总局局长、国资委主任,并于2013年晋升国务委员。

  “跨界交流”的鲜明烙印:

  从校门到军工企业,从基层到领导岗位

  事实上除航天系统之外,近年来已有一大批军工系统出身的专家型人才走上了党政重要领导岗位。出生于1964年的重庆市代市长张国清曾任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是业界著名的军工少帅;辽宁省长陈求发,曾任国防科工局局长;国资委副主任徐福顺曾在核工业集团公司工作近20年;科技部党组书记王志刚曾任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总经理;辽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谭作钧曾任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总经理。

上一篇:我国新能源陷边建边弃怪圈风电产业或被弃风拖垮

下一篇:圆通速递“被倒闭”传闻发酵股价跌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