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公关公司-危机公关公司-百度负面危机公关处理-首选顺时科技
当前位置
主页 > 危机公关 >
超越战略管理进入风险管理层次
2018-10-20 10:35

          “君子以作事谋始”。
          “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安身而国家可保也。”(《易经》)。止息事端,消除隐患,是高明中最高明的。危险无处不在,居安思危,拥有排除万难的勇气和智慧,才能成就百年基业
          扁鹊故事:
  (魏文侯)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侯曰:“可得闻邪?”扁鹊曰:“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若扁鹊者,镵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于诸侯。”凡此者不病病,治之无名,使之无形,至功之成,其下谓之自然。故良医化之,拙医败之,虽幸不死,创伸股维。——《鹖冠子》世贤第十六
  第一节第一层次:发现与处理风险
  面对风险,能堵则堵。
  在当今信息化的时代,企业往往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发生危机,如果处理得当,可以比在常态下更为有效地提高企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是提升企业公众形象的一次机遇。如果处理不当,将会对企业造成致命的打击。
  在对待风险的态度上,能堵则堵。采用堵的方法,处理的过程往往是较短的,危机的影响、解决的成本也将是较小的。在风险还没有露出或者刚刚冒头的时候,就直接找准导火索并将它给掐灭掉。
  比如,你一接到某个投诉,就能给予投诉的消费者满意的答复。如此情况下,这个消费者自然不会想着去找媒体披露、找消协投诉,让事件扩大化。或者在生产过程中发现质量问题,赶紧组织紧急会议,进行把事情迅速解决掉。
  2008年央视“3?15”晚会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爆光了垃圾短信制造内幕,短信群发业务公司之一分众无线传媒技术有限公司被爆,掌握了中国5亿多手机用户中一半的手机用户信息,其中仅郑州分众无线传媒技术有限公司的短信日发送量达2亿条。央视“3?15”晚会之后,央视1套、2套、新闻频道等主流媒体对此事做了专门的新闻报道,特别是央视《新闻30分》《新闻联播》做了后续跟踪,一时间难以计算和估量的地方电视、报纸、网络媒体等对于此事的跟进报道与关注达到了巅峰。分众传媒是国内最大的手机垃圾短信制造者一事被炒地沸沸扬扬。
  在《新闻联播》的镜头中,分众传媒的一位女性副总裁面对记者的采访时表现极为不耐烦,还矢口否认分众传媒掌握手机用户的信息。分众的态度更激起了舆论的不满,使分众陷入信任危机与道德危机。主要受“短信门”影响,分众传媒股票曾一日内狂跌26.59%。21日,江南春承认旗下公司未经允许滥发短信,公开致歉,并称分众无线相关直属部门和下属公司立即停止了短信广告业务。今后,公司将确保短信广告均为用户定制或许可后发送。一系列后续善后处理举措,为分众挽回一部分形象。
  第二节第二层次:锁定和化解风险
  堵不了,就用力量去扑灭它,但同时也不要忘了疏导。对于进出口业务占比很大的外向型企业来说,外部环境中最大的风险恐怕就是近段时间持续波动的汇率市场风险,美元升值贬值如过山车,外贸企业不堪重负。远期结汇已成为企业重要的汇率风险管理工具,汇率锁定是指银行与客户签订合约,约定将来办理结汇的外汇币种、金额、汇率和期限,在到期日外汇收入或支出发生时,再按合同约定的币种、金额、汇率办理的远期结汇业务。银行通常要求客户提交一定比例的保证金或直接授信。
  据了解,目前国内银行提供的汇率锁定服务主要分为两种:远期结汇业务和超远期结汇业务。以中国银行为例,其所提供的远期结售汇业务期限在一年以内,包括了3个月、6个月等不同期限的服务,而超远期结售汇业务期限则是在一年以上,最长的甚至可以达到10年。
  标准石油公司、壳牌公司和皇家荷兰公司在石油界三足鼎立的局势形成的时候,壳牌公司的实力还比皇家荷兰要强大得多。壳牌石油公司拥有自己的船队、自己的市场和自己的资本。但是后来,壳牌石油公司遇到困境。当荷兰属地婆罗洲产油的消息传来伦敦时,塞缪尔立即把外甥麦克派遣到婆罗洲。于是,婆罗洲的石油就由塞缪尔的石油公司掌握,而苏门答腊则由达特汀的皇家荷兰石油公司掌握。这两家公司的根据地都是英属印尼的石油。
  但是,麦克在汇报考查结果时,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个不够老练的年轻人,没有经过仔细调查,就冒冒失失地出高价钱,把东印度公司声称“有油矿”的婆罗洲巴厘巴极的采矿权买了下来。塞缪尔由于相信了麦克没有根据的调查报告,而将对巴库油田的依赖重心转移到巴厘巴极。这样一来,他终于受到无情的打击。壳牌石油公司在东婆罗洲开采的石油全都超重,而重油很难销售出去。因为重油所占比例过大,即使经过精炼,也无法变成灯油。塞缪尔将少量的原油蒸发成轻油之后,还得混和从巴库油田进口的灯油才能出售。这一重大的决策错误,使塞缪尔追悔莫及,而又无计可施,无力挽回命运的巨澜。壳牌石油公司面临着倒闭的危险。
                                                                                 
  1899年,怀有侵略东方、支配欧洲野心的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强行从土耳其手中夺取了巴格达铁路的建设权。美国和西班牙又发生了美西战争。这些战争都给塞缪尔的重油提供了销路。壳牌石油公司的起死回生是极为侥幸的,人们都说塞缪尔是吉人自有天相。然而,塞缪尔的又一次冒险成功,真是天意保佑他吗?也不尽然,如果塞缪尔不是锁定和化解风险,果断地改变策略,又千方百计、多方面地做工作,在军方打开销路,这次危机是很难度过的。
  第三节第三层次:预见与控制风险
  风险由多种因素造成,虽具有不可预测、难以预防和控制等特点,但仍然有其特殊的普遍规律。依靠人的主观能动性,只要能抓住这些规律,通过采取有效的措施、方法和手段,风险是可以预防、控制,并可实现有效管理的普遍规律的存在是风险预见的前提,通过风险预见对风险提前记性识别规划,达到预见于防范风险的目的。
  就风险而言,事先能够预防,远比风险发生后再去解决它,更节省成本、降低风险。所以,为自己构筑一道“防火墙”或者是让自己穿上一件“避弹衣”,就是应对风险的上上之策。
  2001年9月11日,美国世贸中心双子大厦遭受了谁也无法预料的恐怖打击。在忽如其来的灾难与毁灭发生前,约有350家企业在世贸大厦中工作。事故发生一年后,有200家企业由于重要信息系统的破坏,关键数据的丢失而永远的关闭、消失了。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世贸大厦租有25层的金融界巨头摩根斯坦利公司,在事发几个小时后,该公司宣布:全球营业部可以在第二天照常工作。这都是因为该公司建立的数据备份和远程容灾系统,不仅像一般公司那样在内部进行数据备份,而且在数英里外的新泽西州也保留着公司数据的完整备份。远程容灾系统在灾难发生时很好地完成交托的任务,通过异地备份,使得摩根斯坦利公司即使在世贸的总部遭遇毁灭第二天也能照常工作,因为其赖以生存的数据得以保存下来,没有随他们20多层的办公场所那般化为灰烬。
  第四节第四层次:风险驾驭
  不确定性有可能是消极的,也有可能是积极的,企业生存的目标是为了创造价值,基于这个目标来说,抓住机会要比避免风险来得更为重要。“风险管理的主旨不在于消除风险,因为那样只会把获得回报的机会浪费掉。风险管理所需要做的应该是对风险进行管理,主动选择那些能够带来收益的风险(ThomasA.Stewart,2002)”。
  1973年4月,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总公司布置香港华润公司所属五丰行,尽快购买年内到货的原糖47万吨,外贸部限定了最高价和最低价。经过了解国际市场,华润判断当时国际市场砂糖求过于供,货源紧张,价格趋涨。谈判价太低,难以成交,于是派人回北京汇报。时任对外贸易部长的李强指示:“一定要设法买进。”他原则上同意华润采取灵活措施。
  五丰行认为,如果我们立即大量购糖,必将刺激价格上涨,可能出了高价不一定能按时买到现货,为了完成购糖任务,五丰行采取委托香港商人出面,先在伦敦和纽约砂糖交易所购买期货26万吨,平均每吨82英镑左右。然后立即向巴西、澳洲、伦敦、泰国、多米尼加、阿根廷买现货41万多吨,平均价格89英镑左右,从5月20日开始,市场传说中国购入大量砂糖,纽约、伦敦砂糖市场大幅度涨价,然后,澳洲、巴西先后证实我向其购糖,市价又进一步上涨,至5月22日涨至每吨105英镑。我因购买砂糖现货任务已完成,从5月22日起至6月5日将期货售出。除中间商应得费用利润60万英镑外,我五丰行还多赚240万英镑。
  企业集团是各利益主体的集合体,其规模效应的增大和优势的互补给集团带来了比单个企业更多的机遇。企业集团在风险评估和各类控制活动时,除了分析集团的风险,更应关注风险背后的机遇。可以说,集团风险管理得越好,将风险转化为机遇的能力也就越强。
  第五节第五层次:超越战略管理进入风险管理层次
                                                                  
  最高境界是经营风险,从事风险产品和服务,交易对手遭受损失,自身从风险牟利,在这一层次,企业把应对风险的能力提升成为了一个集团的核心能力,是竞争优势的来源。踏着风险前行,做风险的弄潮儿,在与风险博弈中发展,这种境界很少会由企业能真正做到。
  2008年10月,深南电A(000037)披露一笔暗藏7月之久的违规期权合约,若原油价格继续下跌,深南电存在巨大的风险。深南电与高盛对赌的标的石油数量是20万桶,从今年3月到12月之间,纽约商业交易所原油价格高于62美元,深南电每月最高可获得30万美元的收益,如果石油价格低于62美元,则深南电需要向高盛旗下公司支付(62美元-浮动价格)/×40万桶,也就是每下跌1美元,深南电要向高盛支付40万美元。按照深南电与高盛子公司杰润签订的协议,如果明年油价跌至60美元/桶,深南电每月亏180万美元。跌至50美元/桶或以下每月亏580万美元。从理论上看深南电最高收益为300万美元,最高亏损为2.48亿美元(油价为0时)。
  如此收益与损失极不对称的对赌协议深南电为何会签呢?如今看起来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但只要看看当时的国际石油价格就知道其中的原因。2008年3月,石油期货价格牛气冲天,达到100美元附近,并呈现一路上冲的走势,高盛预测石油价格要到150美元,并可能超过200美元,深南电这份合约似乎可以每月稳赚30万美元,油价回到62美元之下在当时无异于痴人说梦,至少是概率很小。一桩无风险稳赚不赔的买卖,深南电当然会毫不犹豫地签署这样一份对赌协议。
  那么,高盛明知道与深南电的对赌协议一签订就要每月向深南电白送30万美元,为何还要设计这样一份愚蠢的对赌协议呢?
  一位曾经在国际投行从事衍生品设计的人士告诉记者,高盛完全可以为石油生产商设计一个20万桶标的额反方向的石油期权进行对冲,不仅能够赚取中间费用,还可以获得差价收益。对冲操作可以是这样的,当石油价格在62美元之上时,石油生产商每月给高盛40万美元(2美元/桶×20万桶),石油跌破62美元之后,每下跌1美元,高盛给石油生产商20万美元的套期保值收益,完全可以覆盖高盛与深南电对赌协议的财务风险。通过期权对冲,高盛稳赚手续费,另外还赚得对冲者之间每月10万美元的差价收益和深南电一份免费20万桶标的额的看跌期权收益。
  也就是说,高盛可以找到一个石油生产商来支付深南电每月30万美元的对赌损失,自己不仅可以获得每月10万美元的期权差价收益,当石油价格跌破62美元之后,每下跌1美元,高盛还可以获得20万美元的期权收益,因为深南电是按照40万桶的标的额来赔付的,这就是杠杆给高盛带来的好处。高盛在这场赌局中完全可以稳赚不赔!
  中原证券投行部总经理赖步连认为,对赌协议大概率获得平均收益,而小概率获得超额收益,并不存在公平不公平,表面上看没有任何风险,但国际投行不仅能够利用交易规则和信息不对称找到有利于自己稳赚不赔的办法,高盛这样的国际投行背后的市场力量能够影响和左右市场走势,具有某种未卜先知的能力。  
  风险管理的五个层次:
  1、发现和处理问题:
  在风险还没有露出或者刚刚冒头的时候,就直接找准导火索并将它给掐灭掉。在对待风险的态度上,能堵则堵。采用堵的方法,处理的过程往往是较短的,风险的影响、解决的成本也将是较小的。
  2、锁定和化解风险
  堵不了,就用力量去扑灭它,但同时也不要忘了疏导。
  3、预见与控制风险:
  就风险而言,事先能够预防,远比风险发生后再去解决它,更节省成本、降低风险。所以,为自己构筑一道“防火墙”或者是让自己穿上一件“避弹衣”,就是应对风险的上上之策。
  4、风险驾驭:驾驭和利用风险
  风险的影响不仅是坏的,也可能是好的,企业集团在风险评估和各类控制活动时,除了分析集团的风险,更应关注风险背后的机遇。
  5、超越战略管理进入风险管理层次
  企业把应对风险的能力当做是一个竞争优势的来源。踏着风险前行,做风险的弄潮儿,在与风险博弈中把竞争对手甩在后边


180 9899 8570